家畜养殖
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家畜养殖

【踏春58】春暖鹤庆,在云南白族院落小住的日子

发布时间:[2019-06-11]       返回列表

【踏春58】春暖鹤庆,在云南白族院落小住的日子

这趟云南来得比较仓促。

鹤庆这个地理位置有点尴尬,虽然隶属大理管辖,却明明离丽江更近;更尴尬的是,我来过云南N次,却对这个地方从来没有任何印象,词典一片空白……按照老同学的提示,先从上海乘航班抵达丽江三义机场。 因为飞机延误,降落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。 山沟沟里黑漆漆一片,灯影稀疏。 接机的人也同样稀稀疏疏,好多还趴在铁栏杆上面像河马一样打着哈欠,哈欠会传染,此起彼伏。

人群中赫然望见一张灿烂笑脸,是老同学。 一堆迷糊的睡眼惺忪里,她那小小的身子散发出的知性气质在这片僻壤着实有点鹤立鸡群。

她男朋友也在。 因姓名中有个“戈”字,人称戈哥(总觉有几分占便宜)。 我和他是第一次见,握手寒暄一阵,与老同学相视一笑,朴实无华的三言两语就驱散了多年未见的陌生之感,有如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。 戈哥接过我的背包,相当绅士,其实俺心里很别扭。

这个黑色的背包就像乌龟背上的坚壳,脱离以后,光溜溜的身子有某种不安全感。 甚至想从包里掏出打火机点支香烟都不再自在。

驱车14公里左右,一路上除了橘黄色的微弱路灯以外,黑漆漆啥也看不清楚。

对鹤庆,以及将要小住一段时间的白族院子,心里全是问号。

我一个人坐在后排,老同学靠着副驾驶的座椅,会借着窗外昏黄的灯光侧过脸聊几句,有很多话想说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像两条相忘于江湖的鱼重逢,扑腾扑腾全是水花,没有实质性的内容。 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和戈哥相恋了七年,断片的人生轨道,怎么聊?不多时,车子顺着公路旁一条碎石子岔道开下去,五分钟后,停在了一个大宅子的围墙外边。 到了。 几声狗吠,密集的星空,以及老同学推开沉重的木质大门发出的“吱呀”声,像蹩脚的弦拉二胡,回音久久徘徊,是我对这个宅子的第一印象。

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
地址: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太元路
养殖-www.364747.com版权所有